自从2009年12月8日希腊信贷评级被惠誉下调开始,欧元区开始上演拯救大兵瑞恩的希腊版。不过,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过大的主权债务杠杆和欧元货币体系的固有缺陷,被各国政治家迟缓的行动和复杂的利益博弈所放大,从而遭遇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国际游资的一再冲击。

  上周,欧债危机风暴已从希腊、意大利吹向西班牙,全球金融体系不确定性再度升温。如何尽快拯救欧元,已成为欧洲面临自从二战以来的最大挑战。

  群鲨狙击:

  希腊危机早已蔓延

  “战争绝不是孤立的行为。”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说,战争不是突然发生的,它的扩大也不是瞬间的事。如果从金融战角度看欧债危机,似乎希腊债务危机只不过是一次侧翼战,真正的大会战可能是意大利和西班牙债务博弈。

  为获得国际援助,希腊不得不推行财政紧缩政策,国内政治压力陡升。这成为金融市场继续狙击欧债市场的理由。

  继意大利国债收益率突破7%之后,上周四,西班牙财政部以最高收益率达7.088%的价格,发行35.62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较10月份发行时5.453%的收益率大幅飙升,并创1997年以来新高。

  受这一消息影响,除德国外几乎,所有欧元区国债均遭遇抛售,欧盟决策者遏止始于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和确保欧元区能继续生存下去的能力受到质疑。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所长周金涛认为,这表明历时两年的主权债务危机可能正在进入一个危险的阶段。

  欧洲央行信用的缺失,必然导致市场对欧元区国债市场的恐慌性抛售。Octopus Investments分析师Lothar Mentel说:“当一些国家完全有偿付能力,但突然间国债收益率飙升至不合理的水平,这是欧洲典型的流动性危机的标志。”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