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9时38分,又一颗中国电影的巨星陨落――著名话剧、电影表演艺术家张瑞芳因病在上海华东医院319病房逝世,享年95岁。从6月26日到28日短短两天时间里,陈强、张瑞芳两位同岁老人相继去世,两人曾于1978年合作过《大河奔流》,我国1962年首度评选的“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中又有两颗星辰坠落,令人唏嘘。

  走时安详 犹有牵挂

  记者赶到华东医院时,张瑞芳的遗体已被医务人员从病房推走。在场的亲友介绍说,瑞芳老师在华东医院319病房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4年时光。从今年年初开始,她的身体就不太好,上了呼吸机。此后的情况时好时坏,临逝世前一个多月,她已经没有和人交流的意识了。今年6月15日,广电总局副局长张丕民曾前往华东医院看望她,当时她脸色发黑,陷入深度昏迷。与老艺术家关系密切的江平导演则说:“她走后一分钟家属就告诉我了,很难过很悲伤,不想说任何话……”

  据了解,张瑞芳逝世的时候很安详,她的儿子和媳妇27日从澳大利亚回到上海,见了老人最后一面。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及医护人员,陪伴家属送遗体离开319病房。一位在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瑞芳在清醒的时候最放不下两件事:一个是中国电影的未来,一个就是她和沪上老教育家顾毓青共同创办的爱晚亭养老院。

  宽厚和蔼 工作认真

  导演张建亚回忆说,张瑞芳在生活中是一个很和蔼的人,对小辈和年轻人特别好,总是为他们争取机会,给他们创造条件。“当初我进入上影演员剧团的时候,她是团长。1978年我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因为有事错过了9月1日的报到时间,当时学校的规定是,如果没按时报到就要被除名。后来,瑞芳老师替我给文化部部长写了一封信,意思是我能考上不容易,因为还有生产任务要完成,希望能通融一下,不要开除我。”张建亚说,最后他在9月20日向学校报到,“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别感谢瑞芳老师,因为上北京电影学院是我人生的一件大事。有一次,我对她说很谢谢她,瑞芳老师却笑呵呵地反问我:‘还有这件事吗?我都记不得了。’”

  张瑞芳在生活中很和蔼,但说起戏来却很认真。上影厂在刚解放的时候总喜欢到外头去请演员来演戏,张瑞芳却一直坚持说要给自己的演员以机会。有一次排话剧《难忘的战斗》,上影厂安排了两个演员,而上海青年话剧团则安排焦晃演叛徒刘志仁。排戏时张瑞芳看到了,回到上影厂后脸色很不好看。她把本子重重地摔在桌子上说:“戏不如人,你叫我怎么给你们说话?没什么说的了。”

  为人谦逊 于己俭省

  张瑞芳对单位的事很上心,可她自己却毫无所求。她在淮海路的房子只有80平方米,组织上多次要给她换大房,她都不要。老房子没电梯,每次上下3楼,连像样的扶梯都没有。有一年,江平要去给老太太的楼道里装铝合金把手,好让她上下楼时拽着,张瑞芳却不让:“公家的钱不能乱用!”江平还回忆说,92岁生日的时候,他带着赵薇和林心如去病房看张瑞芳,把老太太高兴坏了,她拉着两个丫头的手,连说:“两个格格来看我!”赵薇说:“那您今天就是老祖宗了。”老太太笑了:“我可喜欢看《还珠格格》了。小燕子,我可是你的粉丝啊!”那天,赵薇花5000多元给老太太买了一条高档丝巾,怕老太太不收,就哄她说一点不贵。张瑞芳好不容易收下了,却还劝着:“以后不要花钱,别浪费,你们拍戏辛苦,挣钱不容易。”江平说自己去看张瑞芳,从来不带花篮什么的,“老太太说吃不了喝不得,浪费。我每次去都买些她爱吃的菜包子、红枣、核桃、鲜虾等等,都不值钱,但老太太很喜欢。”

  至情至性 大气大度

  去年年初,江姐的扮演者于蓝曾去探望张瑞芳。那天,老太太早早就起了床,打开一本自己从影70周年的纪念册,放在床头,等着于蓝。看到“江姐”的时候,张瑞芳显得很激动,连连挥手微笑,招呼她坐下。两个人握着手窃窃私语,说到高兴的地方就相视而笑。诚如上影总裁任仲伦在微博上评论的:“记得孙道临老师对我说:‘瑞芳是我们电影人的政委。’我理解。德高人心归。道临听许多人的话,但最听瑞芳的话;赵丹不听许多人的话,但听瑞芳的话……因为瑞芳老师的无私无畏、至性至情和大气大度。” 本报记者 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