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0月23日电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23日刊文称,人称重庆“女赌王”的谢才萍长期包养了比她小20岁的帅哥――26岁的罗璇。“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句流行语也可以这样改一改:“女人有钱就变坏,男人变坏就有钱。”谢才萍依附丈夫之兄文强的庇护而“发家致富”成富婆,成了富婆后才变坏。假如女大学生嫁“黄世仁”之后,也有钱了,谁能保证她不变坏,不成为第二个谢才萍?

  文章摘编如下:

  把白毛女和谢才萍拿来说事,是因为这两个人物最近都成了各大媒体评论的焦点。

  著名文艺评论家熊元义到华师大讲学,提出“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的观点。两名女生当场对白毛女不嫁黄世仁不理解,表示如是她,就会嫁给有钱的黄世仁,哪怕黄世仁年纪比自己大许多。而另一条新闻却是讲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的弟媳,人称重庆“女赌王”,在赌场上呼风唤雨、日进斗金,过着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她住高档别墅,吃山珍海味,穿顶级名牌,坐“奔驰”跑车。然而,她对肉欲的追求和占有欲,更随着金钱的日渐增多,愈发强烈和旺盛。报道说,她长期包养了比她小20岁的帅哥――26岁的罗璇。

  不过,白毛女是个虚构人物,黄世仁也是个虚构人物。如果按照《白毛女》剧情里的故事,黄世仁与白毛女有杀父之仇,喜儿纵然是不会嫁给黄世仁的。但因为那是斗争的需要,才把黄世仁塑造出一个为富不仁、强抢民女、横祸乡里的恶霸。据史料载,开始是根据一个传说《白毛仙姑》编了一个剧本,但由于没有走出旧剧的窠臼,也就是说,没有新意,没有通过。后来,新剧本确立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样一个新主题,《白毛女》才踏着时代的强音红遍了全国,黄世仁就这样成了全国人民憎恨的恶霸地主,且憎恨得演活了黄世仁的陈强险些丢了命。陈强有了名气,连姑娘也不敢嫁他,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如果是现在,恐怕陈强先生不愁没有美女不嫁,愁的是美女挑花了眼。

  不少人对熊元义先生提出的“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观点进行了批判,熊先生并不是不知道这样的观点会引来一片骂声,但他心里有一本明白帐,这个观点也能迎合不少人的心理,有些人不像那两位女大学生一样表露出来,但心理是这样想的,而且不少大学早已付堵于行动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是一句流行语。看来这句流行语也可以这样改一改:“女人有钱就变坏,男人变坏就有钱。”不知这个流行语的颠倒应不应该归功于谢才萍?谢才萍依附丈夫之兄文强的庇护而“发家致富”成富婆,成了富婆后才变坏。假如女大学生嫁“黄世仁”之后,也有钱了,谁能保证她不变坏,不成为第二个谢才萍?

  有人说,学者替黄世仁翻案,是标新立异,是世界观问题。女生们受其蛊惑,表示不学白毛女,愿意嫁给黄世仁,这是不知时代背景,中了学者的毒。看后令人一笑,是大学生中了学者之毒,还是说者中了文革之毒?

  要我说,不必为“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观点去较真,值得我们较真和探讨的倒是谢才萍是怎样变坏的?(洪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