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2月8日报道】当叙利亚霍姆斯市炮声隆隆时,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和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前往大马士革,希望助其停止武装冲突。

  政治研究中心副主任阿列克谢-马卡尔金评论说:“显然,俄代表团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试图阻止叙利亚的流血冲突。我认为,俄罗斯可能提出三个建议,但都各有软肋。第一个方案是建议巴沙尔总统组建反对派代表领导的政府。但叙利亚的局势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任何同意出任总理的反对派都会立马被巴沙尔政权的反对者视为敌人。第二个方案是再次建议巴沙尔与反对派直接对话。俄罗斯曾建议在莫斯科举行这种对话,但这个方案未能令叙利亚的反对派满意。第三个是最激进的,也是西方最希望看到的方案,即巴沙尔辞去总统职务。但我认为巴沙尔不愿辞职。”

  马卡尔金认为,巴沙尔的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俄罗斯将最终失去叙利亚。任何取代巴沙尔的下届政府(很可能将是逊尼派)至少会终止与俄罗斯的军事合同。这种情况在利比亚就已上演。

  【俄罗斯时事评论网2月8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和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在梅德韦杰夫总统的授意下前往大马士革,此行目的是寻求摆脱叙利亚危机的和平途径。

  中东研究所所长叶夫根尼・萨塔诺夫斯基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称,俄罗斯丧失了在叙利亚地区的影响力。

  萨塔诺夫斯基说:“大家都明白,身为一国领袖的巴沙尔总统不是俄罗斯某个州的州长,所以罢免他不是俄罗斯总统能做到的,同样也不可能建议他辞职,美国总统、法国总统、英国首相和其他所有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也做不到这一点。”

  萨塔诺夫斯基还指出,俄罗斯代表团在大马士革完成调停任务有困难。他说:“弗拉德科夫和拉夫罗夫在叙利亚执行的任务是调停。但这个任务困难重重,因为叙利亚反对派既不愿调停,也不想与巴沙尔对话,只想推翻巴沙尔政权并从肉体上消灭他。”

  战略评估和分析研究所专家谢尔盖・杰米坚科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指出,俄罗斯已失去控制中东局势的杠杆,而且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失去。他认为,俄罗斯不可能有效地完成调停任务。

  杰米坚科表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政治存在“十分有限”。他解释说:“要说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图斯的海军基地,那里只有我国两艘生锈的快艇,不过如此。”

  杰米坚科还指出,俄罗斯能充当的“只是西方和大马士革间的桥梁”。他认为,通过俄罗斯这一渠道,西方可以把官方不便公开的 ―些信函转交巴沙尔。“例如,向巴沙尔传达带有一些特惠条件的下台要求。但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