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8月6日电 综合台湾媒体报道,台当局科学部门设置科学技术发展咨议会后,今天开第一次会议,讨论产学合作和人才问题等。科学主管部门负责人朱敬一在会议前夕指出,台湾已经进入“人才断层”期,如果再无作为,早年的优势也会流失掉。

  朱敬一表示,台湾到境外留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数量上“后继无力”,向外找人也很困难。

  至于如何解决人才问题,朱敬一说,社会观念里应该把“人才”和“劳工”清楚切割。

  金融海啸后,社会上看到高薪的高阶主管就说是“肥猫”,“这就是民粹、平头主义!”朱敬一痛批这种想法“愚蠢”。他举例,台湾一科研机构以前曾经规定院长薪水不能超过科学部门负责人、其它主管薪水不能超过科学部门副负责人;好不容易找到人放弃岛外工作返回台湾服务,结果一算,薪水等于他之前的“打对折再打对折“,这股社会氛围也让许多单位找不到人任高阶主管。

  另一方面,他认为台湾应该扭转错误的保护观念,不能把所有的“外籍”人士都看成要抢大学毕业生的饭碗。

  “我们要揽才、留才、育才。”朱敬一说,目前的“弹薪计划”、消除当局财团法人主管的薪资上限,可以算是“稍微有点突破”,近年社会上提供的就业条件和行政协助也变得友善,有助于让岛外人才愿意留下。但他认为培育人才也很重要,才能赶快把“海外人才库”和“人才断层”补起来。

  台湾面临人才严重流失危机,朱敬一也强调,台湾人才流失的主要理由,在于台湾的环境对岛外人士不够友善,使得近十年来的高阶人才呈现严重不足现象,若再不改善前景堪虞。

  朱敬一指出,台湾人才危机有四个面向,一是到岛外留学人数慢慢减少,二是流进来的人才不平衡,三是社会环境不佳,四是薪资条件不够理想,使得有创新思维的高阶人力呈现净输出现象。出去的多,进来的少,竞争力就这样一点一滴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