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近年来,教育部门屡发新规,教育顽疾却毫无起色。相反,针对新规旧律,当前中小学教育还形成了多项潜规则。如: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不得选拔性考试却依然在考,高中不得分快慢班或实验班,就变相成创新班……起码可数出八大令行不止的潜规则,其积弊之深令人震惊,发人深省。(11月1日《楚天金报》)

  报道中“令人震惊”四个字令人难以认同。毕竟,央视披露出的并非惊天大案,相反,却是人们习以为常的“教育乱象”。中小学生们见怪不怪,学生家长们习以为常,甚至“以此为律”,何尝有“震惊”之感?此类事情已经“普及”成“规则”了,谁还会“震惊”呢?

  依笔者意,“令人震惊”换作“痛心不已”方为恰当。“教育潜规则”给祖国的花朵和树苗所造成的伤害,令这个社会,这个自小而大的教育体系,产生了太多的“连锁反应”,太多的“不正常”。

  “择校”令学区房、外挂户口、炙手可热。家长们削尖了脑袋往“学区内”钻。钻进去了,还要乐呵呵地,赶紧交纳一笔“择校费”。这时候,没有人敢讨价还价;更没有人赊账、赖账。一切都是“被自愿”。

  “补习”令教师走下讲台,彻底地适应了市场经济、金钱规则,变成了贩卖知识的“小贩”。而且,有些人还习得了商人奸诈的习性――“学校课堂不讲课,讲课全在补习班”。这时候,学生和家长们都是“明知山有鬼,偏向鬼山行”。一切都是“被自愿”。

  “竞赛”之类可谓帮助学生脱离苦海的“捷径”。学生竞赛成绩优秀,直接升入名校的诱惑,是学生和家长们梦寐以求,难以抵挡的。尽管“奥数”之类竞赛屡禁,但是“金蝉脱壳”、“改弦换张”之类不止。无奈,市场决定生产,一切都是“被自愿”。

  ……

  而以上的一切规则都源自于四个字“应试教育”。学生因为考试而学习,教师因为应对考试而教育学生。在商品经济,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优劣悬殊,家长们一个个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教育潜规则”也就大行其道。从另一个角度讲,“教育潜规则”也是被逼出来的。被学生和家长的“自愿”逼出来的。

  在现行教育面前,我们很难再去讲如何施教,积弊难返令教育体制整体“受染”。教育弊病在学生、在家长、在教师、在教育机构、在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在个别领导?每个部分都有责任,可造成的结果已经不是每一个部分能够承受的。“教育潜规则”让中小学生过早的认清了中国的“基本国情”,并迅速的“畸形成长”。教育改革,恐怕也绝非是一个部分的“悔过自新”能够左右。

  日前,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免去周济的教育部部长职务,任命袁贵仁为教育部部长。“周时代”结束,“袁时代”到来,又将迎来什么新的变革呢?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官员切莫穿新鞋走老路。

  教育乃百年大计,其政有误,祸国殃民,为此政者当鉴!

  作者:韩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