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月18日电 国务院日前公布的教改试点方案要求,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香港《大公报》17日刊文引述专家的观点表示,高教改革最主要的是高校要真正拥有自主权。所谓“去行政化”,不但是要去除直接的行政化管理,政府应该从决策者、评价者中退出,支持所有的高校积极探讨符合自身发展的办学模式。

  文章摘编如下:

  国务院日前公布教育改革试点方案,提出改革高等教育管理方式和高校办学模式,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中央教科所研究员程方平接受《大公报》采访时表示,高教改革最主要的是高校要真正拥有自主权。所谓“去行政化”,不但是要去除直接的行政化管理,政府应该从决策者、评价者中退出,只作为一种服务的角色,支持所有的高校积极探讨符合自身发展的办学模式。

  更多高校应为地方服务

  现在关于高校改革的探讨中讨论最多的是,应该让高校完全由教育部管辖,还是给他们更多的自主权。在这方面,已经不是一个模式能解决所有问题。除了“211”等国家重点高校,更多的高校应该更多的为地方经济和社会服务,探索其本地化、特色化的东西。这些本地化、特色化的东西,才是他们走向世界的最大优势。

  程方平说,他最担心高校的改革太一元化、行政化。目前,高校很多问题是自己在某一特定的发展阶段遇到的问题。行政部门和社会应该给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权和空间,让他们能像企业那样,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去做正确的调整,并进行相关的试验探索。

  “最好学校”今昔已不同

  他认为,办学自主权怎么“放”,“放”到哪一级,必须有一系列公平公正、符合高等教育规律的政策法规来保证,同时还要有很好的社会舆论监督。以自主招生改革为例,虽然目标很正确,但在操作过程中,由于行政化的干扰、市场的侵扰和腐败等问题,最后偏离了目标。

  程方平说,现在提起北大、清华是“最好的学校”,已经和蔡元培时期的“最好学校”的概念有很大不同。当时北大、清华都是以精神和思想取胜,现在却是靠行政的保障。“希望今后对高校的引导,哪怕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学校,只要在创新、实现自我和管理上有探索创新,对他的关注就应该比北大、清华强。”

  他认为,如果仍然按照部级高校、局级高校这样行政化分类,中国的公立大学将没有希望。此次的教改试点地区,行政部门就不要担任最后的裁判,而应该用更开放的态度,面对各级各类学校、包括高等职业学校等,根据其自身特点探索出的好经验。

  建设高校资源共享平台

  国务院12日公布的教改试点方案要求,由北京、上海、广东等九省市探索高等学校分类指导和管理的办法,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由北京大学等26所部属高校建立大学章程,完善高等学校内部治理结构;由清华大学等八所部属高校建立岗位分类管理制度,改革人事制度,改革高校基层学术组织形式及其运行机制;由湖南大学等三所部属高校改革绩效评估方式,完善以质量和创新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由黑龙江省构建高校学术不端行为监督查处机制,健全高校廉政风险防范机制。

  在改革高等学校办学模式方面,要求北京师范大学等14所部属高校等,推进高校与地方、行业、企业合作共建,探索中央高校与地方高校合作发展机制,建设高等教育优质资源共享平台,构建高校产学研联盟长效机制。(吴昊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