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后,网管中心史无前例地放队员“单飞”,这是中国体育职业化一次全新尝试。用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的话来说,4年一个周期过去了,队员们的价值和利益最大化已得到满足,现在是时候考虑为国出战了。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孙晋芳称女网在伦敦奥运会上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中国网球职业化的步伐还能迈多大,甚至影响到中国网球的未来。

  红土赛季将是奥运积分周期的最后阶段,目前,中国金花李娜、郑洁和彭帅基本确定参赛席位,只有张帅还需努力。男队境况不佳,拿外卡的希望都很渺茫。

  备战 职业化体系 短时间集训

  新京报:相比之前的奥运周期分阶段备战,今年中国网球队直到温网后才能集结。在外界看来,这一切都是职业化带来的变化,你怎么看待?

  孙晋芳:其实训练体系还是一样的。这个奥运周期,我们一直在按照职业化的体系在走,这三个人(李娜、郑洁和彭帅)包括之前的晏紫,大家都是自主选赛、自主参赛、自负盈亏。

  新京报:女网这边基本没有“集训”这一说了,中心如何与队员进行有效联系?

  孙晋芳:中心跟她们联系还是很密切的,包括队员、队员的团队和家人,沟通都比较好。李娜她们前段时间(两站北美硬地赛后)回国休整,中心召集她们开了个会。主要是给她们传达总局关于反兴奋剂的一些规定。此外,还有宣传和赞助方面,我们的队员现在有各自的赞助商,可能与国际奥委会、中国奥委会有一些冲突,这个需要跟她们讲清楚。

  新京报:国家队的整体奥运备战计划是怎样的?

  孙晋芳:温网结束后,队员会回到南京训练,南京体院专门准备了6片场地的草皮,在南京会待一周左右,然后会前往英国。我们在温布尔敦附近找了一家俱乐部,他们的草皮跟全英俱乐部是一样的。

  新京报:温布尔敦离运动员村较远,李娜已经表态不会住在奥运村,其他队员如何安排?

  孙晋芳:进村有很多问题,英国那边对代表团人数要求很严,基本是1比0.5,也就是说两个队员才能带一个教练进村,这对我们来说很严峻。我跟代表团提出来我可以不进村,但总局说你是领队,不进村怎么办?网球队后勤人数很多,中心也在想办法,看能否通过行业协会来解决。

  席位 女队三缺一 男队外卡悬

  新京报:红土赛季将是奥运积分周期的最后阶段,队员如今的排名是否达到了中心的要求?

  孙晋芳:李娜、郑洁和彭帅三人出战伦敦奥运会的问题不大,只有张帅还要继续努力。过去很长时间,大家对张帅的期望值很高,中心也给她创造了很多条件,包括迈阿密的外卡,我们都做了很多工作。张帅自己也知道,她肩负的压力很重,这让她在比赛中多少有些急躁。

  新京报:你之前说过希望通过国际网联申请男子方面的外卡,现在情况进展如何?

  孙晋芳:还是有不少困难,如果排名在100位左右,申请外卡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张择刚拿了一个冠军,排名差不多在200位左右,应该能参加法网预选赛,现在就要看他在法网的表现了。男子方面,我觉得还是他们在心理方面有问题。单凭一两场球,包括跟世界前十球员比赛时,看上去差距不是很大,但他们的把握能力和心智上还有所差距。6月份以后,我们会根据当时的排名情况,看是在男子还是女子方面申请外卡更有把握。

  任务 李娜有起伏 好坏难预料

  新京报:大家都知道,总局会给各中心下达奥运任务。

  孙晋芳:总局确实给了我们任务,任务看上去比较宽松,但压力还是很大。感觉上,我们的单双打都有希望,但真正要完成任务绝不轻松。从2004年、2008年包括近两年的胜负曲线来看,我们队员的胜率在50-70%之间。而从奥运会备战来说,胜率要保持在80%以上才有机会。她们现在都做不到,风险可想有多大。

  此外,这个奥运周期冒出来了一大批1985到1990年出生的球员,技术、心智非常全面。而我们的队员年纪都偏大,且有不同程度的伤病,加之奥运会的赛制很紧张,这对她们的体能是个考验。尤其是身兼单双打的郑洁和彭帅,体能消耗会更大。

  新京报:李娜最近有过表态,希望要好过北京奥运会第4名的成绩,你怎么看待李娜在伦敦的前景?

  孙晋芳:你别看李娜的世界排名排在前十,但奥运会都有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从李娜来讲,有时候不能完全觉得她没问题,她在场上的波动性取决于赛前的很多因素,她很可能第一轮就被淘汰,而一旦打好了,这种强势也会延续很长。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