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年前的省两会上,广东选出了中国首位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3亿农民工终于在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有了自己的代言人。

  胡小燕两年来的履职征程却颇为崎岖。从履任之初激动地通过媒体公开手机号码,而后每天疲于应付几千个电话而不得不关掉手机;到亲自帮农民工讨薪;到“能帮的帮,不能帮的让他们找工会”;再到今天感慨“有职无权,只能干着急”。胡小燕内心深处的风暴似乎从来没有消停过。

  回顾两年的代表履历,胡小燕说,一是忙,始终在为农民工问题努力着;二是无奈,“有职无权”,很多问题不是自己可以解决的。胡小燕用两句话总结道:“只有遗憾,不敢言功。”也许这是句大实话,将3亿“同行”的期盼扛在自己柔弱的肩上,胡小燕有些孤独。

  文/记者肖欢欢

  从锅炉工,到窑土工,4年间,胡小燕先后5次跳槽。2002年,她应聘进入广东三水新明珠建陶公司。

  从最基层干起,通过竞争上岗成为车间副主任。一路走来,胡小燕在曲折中进步。让她一直难以割舍的,是双胞胎女儿。

  “留守孩子”来广东了

  去年9月,胡小燕把在四川广安家中上初一的一对女儿接到三水读书。她的顾虑和普通外来工一样:孩子大了,该重视教育了。“听公婆说现在中学里有不少谈恋爱的,我很担心。再说,几年难见一次,实在想她们――我们已经10年没在一起过年了。”

  接一对女儿来广东读书,绝非易事。胡小燕的丈夫刘加明说,尽管妻子是优秀外来工,接收女儿的学校没收借读费,但每个小孩一学期1500元的伙食费、住宿费还得交。孩子大了,每周还需零花钱。

  辞去车间主任跑销售

  女儿来了,胡小燕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做出了调整。去年9月,她大胆地辞去了车间副主任,改行干起了销售。放着“坐办公室”的清闲活不干,却要风里来、雨里去地跑销售,很多同事不理解,领导也劝她“考虑清楚”。

  “干销售,多卖多得。”她说,毕竟两个女儿来广东了,开销大了。4个月下来,胡小燕意识到“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还很多”,“那些销售员嘴巴那么甜,我简直就是个‘木瓜子’,跟他们比差远了。”她笑着说。

  家人一起承受压力

  全国人大代表的光环也让胡小燕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的家人也无奈地被卷入其中。

  上周,记者来到胡小燕的家中。小屋只有十多平方米,跟工友们的没什么区别。除了一台电视机,屋里没什么值钱的家当。书桌上堆积着会议文件及法律书籍。胡小燕说,这些都是开会和参加培训时发的。

  有人猜测,胡小燕当了人大代表后买房、买车“有照顾”。胡小燕对记者说:“买车、买房,现阶段根本不现实。我现在一心只想熟悉新岗位,把女儿安顿好。”刘加明说,如今的房价普通打工者根本承受不起,何况他们在老家建房还欠着外债。

  刘加明坦言,老婆成了“明星”,他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求也更高了。工作上必须上进,严于律己,生怕出了差错,“闹出负面新闻来”。

12下一页